<th id="1rdmy"><sup id="1rdmy"></sup></th>
<object id="1rdmy"></object>

    1. <code id="1rdmy"></code>
          首 頁 公司簡介 產品展示 現貨資源 在線訂貨 行業新聞 人才招聘 聯系我們  

        產品分類

        沈陽角鋼 工字鋼
        沈陽角鋼 槽 鋼
        沈陽角鋼 H型鋼
        沈陽角鋼 角 鋼
        沈陽角鋼 偏 角
        沈陽角鋼 中 板
        沈陽角鋼 卷 板
        沈陽角鋼 螺紋鋼
        沈陽角鋼 盤圓高線

        聯系方式

        公司地址: 沈陽市于洪區紅旗臺鋼材市場南一號門兒,然后直行300米。
        手  機: 15142580000
          15524543999
        銷售電話: 024-86012588 86013588

        沈陽華都物資 行業新聞  

         
        全球能源市場面臨深刻變革
        發表于:2021-6-2 11:05:57  

        當前國際油價漲跌互現,利好與利空因素交織,整個原油市場猶如霧里看花。投資市場的猶豫心態反映了國際能源結構正在發生深刻變革的現實。從供需兩端來看,全球石油需求達峰基本已成定局,主要產油國未雨綢繆謀劃轉型,由于各方投資轉向新能源領域,油氣煤炭等化石燃料供應能力未來或將面臨嚴重困難。雖然短期內供應無憂,但面對日益嚴重的氣候變化危機,能源轉型勢在必行。盡快實現全面的碳中和目標,是整個人類社會的共同責任。

        近期一則消息令人側目,也引發不小爭議。國際能源署(IEA)日前發布《2050年凈零排放:全球能源行業路線圖》,建議停止批準石油和天然氣領域新的投資項目,以便實現2050年凈零排放目標。報告還呼吁全球針對化石燃料作出迅速而根本的轉變。

        一石激起千層浪。原油市場原本信心滿滿地沖擊每桶70美元大關,結果在消息出來后立即掉頭向下,創下3月份以來最大周跌幅。當前油價漲跌互現,在重要關口面前徘徊不前,受美元走強影響,也被全球通貨膨脹預期所左右,還受伊核談判前景不明等因素制約。與銅、鐵礦石等大宗礦產品的如虹漲勢相去甚遠,整個原油市場猶如霧里看花。實際上,投資市場的猶豫心態反映了國際能源結構正在發生深刻變革的現實,新冠肺炎疫情加快了變革的節奏。

        不少人贊賞國際能源署致力于推動綠色能源國際合作、敦促各國政府加快轉型的努力。但批評者也指出,能源路線圖存在嚴重風險,不僅是與能源安全相關的地緣政治風險,經濟風險也不能小覷。特別是全球長期以來嚴重依賴化石燃料供應,貿然停止石油和天然氣等上游投資必將對一系列的下游產品生產和供應產生致命影響,其深度和廣度恐怕不是一個經濟模型能夠說得清楚的。

        到底該如何看待當前國際能源市場格局與未來趨勢?“風物長宜放眼量”,由此引來石油供需兩端究竟何時達峰的話題。

        先說需求。高盛研究報告顯示,全球石油需求將在2026年達到頂峰,這個判斷與挪威能源咨詢公司睿咨得(Rystad Energy)的結論一致,理由是電動汽車的迅速普及和可再生能源的占比不斷提高。而以英國石油公司(BP)和荷蘭皇家殼牌公司為首的石油巨頭的看法更加偏激,認為石油需求高峰已經過去!為此,BP宣布到2030年將把其可再生能源支出每年增加50億美元,同時進行高達175億美元的資產減記,不再進行任何新的油氣勘探。雖然多數石油公司認為需求達峰還為時尚早,但?松梨、雪佛龍等超級巨頭都在大幅削減勘探等資本支出。

        所謂峰值,通常是指全球石油需求進入不可逆轉的下降階段的那個時間點。根據BP研究報告,石油需求在今后10年的年均降幅至少為10%,隨后加速下降多達50%。從歷史上看,能源需求與全球經濟同步穩定增長,幾乎沒有例外。但是,全球一致的氣候行動將會永久改變該劇本。國際能源署預測到2050年,世界原油需求將從現在的每天不到1億桶下降到2400萬桶。

        面對低碳的未來,主要石油生產國未雨綢繆,謀劃轉型。

        海灣產油國已經將目光瞄準綠色氫能。迪拜啟動了該地區第一個工業規模的綠色氫項目,即與西門子能源公司合作的太陽能綠色氫工廠。同樣,阿曼宣布與中國香港、科威特公司聯合投資300億美元建設綠色氫工廠。沙特阿拉伯去年也簽署了一項價值50億美元的綠色氫基氨生產協議。所有這些計劃都表明,中東石油生產國已經感受到能源轉型和全球對清潔能源產品需求增長的深刻變化和影響。

        據統計,2020年新增可再生能源發電量比2019年增長了45%以上,并創下了新紀錄。同期,太陽能光伏裝置的新安裝量增長23%,達到近135吉瓦;全球風電裝機容量同比增長高達90%。

        為此,有人把2020年稱為化石燃料行業的分水嶺。專家警告說,能源轉型正使價值高達14萬億美元的石油和天然氣資產面臨風險,其中近9000億美元的油氣儲備有可能變得一文不值。

        再看供應。過去有過很多次事后證明判斷錯誤的“峰值石油”說,因為專家們總是低估油氣領域的勘探能力和技術,以及龐大的資源儲量。比如,很少有人能準確預見到美國頁巖油的爆炸性增長,在短短10年內將美國原油日產量從一兩百萬桶提高到1300萬桶。同樣道理,近年來非常受歡迎的需求方的“峰值”理論也一直在高估可再生能源和汽車電池取代化石燃料的能力。

        未來若干年,油氣煤炭等化石燃料供應能力將面臨嚴重困難。這是因為近年來化石燃料領域的相關投資出現顯著減少的趨勢。這是由投資導向決定的。氣候政策和綠色經濟等概念已經呈現出一種明顯的“政治正確”傾向,但大規模的資金流向與道德或倫理無關,根本上還是由自由市場決定的。

        比如高盛銀行作為最大的化石燃料融資商,早在兩年前就決定停止為北極地區的石油勘探和鉆探以及新的熱能煤礦提供資金。高盛還承諾在未來10年內向專注于氣候變化的領域投資7500億美元。

        再比如全球最大的資產管理公司黑石公司宣布,10年內把在環境、社會和治理(ESG)領域投資從900億美元增加到1萬億美元。

        另外,截至今年5月份的統計數據顯示,全球至少有2030億美元的債券和貸款用于可再生能源項目,而專注于碳氫化合物的企業投資則達1890億美元。過去5年中,隨著投資者積極要求對環境和社會負責,各大銀行的ESG投資迅速擴大。

        彭博社數據顯示,截至2015年各銀行向化石燃料投資總共超過3.6萬億美元,幾乎是用于綠色項目的債券和貸款總額的3倍。短短幾年情況已經開始反轉。例如紐約州規模達2260億美元的養老基金最近宣布了在未來幾年內從石油和天然氣領域撤資的計劃。普華永道統計,過去1年有77%的機構投資者幾乎停止購買在某種程度上不可持續或環境不友好的金融產品。

        2020年,在新的石油和天然氣項目上的投資跌至15年來的最低點,為3500億美元。正是因為缺乏足夠的投入,新發現和開采的油氣田遠遠趕不上消耗。挪威能源咨詢公司研究認為,包括?松梨、BP、殼牌、雪佛龍和道達爾等巨頭所擁有的探明石油和天然氣儲量都出現不同程度的快速下降。

        盡管如此,市場并不擔心短期石油供應。世界上幾個最大的石油生產國都在準備提高其生產能力。原因很簡單:石油需求迫在眉睫,各國決心盡其所能充分利用好石油資源。

        一旦伊朗和美國恢復伊核協議,伊朗有望在3個月內將日產量提高至400萬桶。此外,伊拉克、甚至委內瑞拉都有可能在將來重新回到主要石油輸出國行列。而“歐佩克+”在接下來的幾個月中,將進一步提高產量上限,從而增加供應量。俄計劃到2029年將日產量提高到1110萬桶,其原油產量至少可以持續到2080年,天然氣儲量可以持續103年。沙特阿拉伯將在接下來的幾個月中逐步放寬其單方面削減100萬桶/日的措施,從5月份和6月份的月產量增加25萬桶/日開始?傮w而言,“歐佩克+”有望在7月份重返市場,新增210萬桶/日。歐佩克預計,今年來自非歐佩克國家的石油總供應量將同比增加70萬桶/日。

        據悉,對沖基金和其他機構買家認為,美國和中國經濟復蘇強勁將發揮主導作用,而各主要經濟體重新開放旅行將增加對燃料需求,原油價格可能繼續攀高。為此,石油期貨和期權合約受到熱捧。

        當今世界,石油仍然是工業的血液,化石燃料在較長時間內仍將發揮關鍵作用。但氣候變化是個大問題,其災難性后果并非遙不可及。研究表明,海平面上升、野火、熱浪和極端天氣事件已經在各地肆虐,并可能在未來5年內導致基礎設施崩潰、農作物減產,甚至危及人類健康。從這個角度講,加快能源轉型,大力發展綠色經濟,盡快實現全面的碳中和目標,是整個人類社會的共同責任。(經濟日報)

          〖 打印 〗  〖 關閉本頁
        版權所有:沈陽華都物資有限公司 本網站由智虹資訊網絡中心制作維護 技術支持:智虹金屬商情 網站備案:遼ICP備13014434號-1  管理登錄
        肉丝袜AV网站在线观看,日韩人妻无码喷潮中出,女高中生被强奷网站,精品亚洲成A人片在线观看

        <th id="1rdmy"><sup id="1rdmy"></sup></th>
        <object id="1rdmy"></object>

        1. <code id="1rdmy"></code>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